2020年09月04日 | 作者:宣傳部 |  點擊數: |

9月3日,《光明日報》刊發我校文學院王萬森教授評論文章“親近富有靈性和感情的土地——讀散文集《赤腳在田野上》”,原文如下:

讀完厲彥林的散文集《赤腳走在田野上》,我眼前一亮。“赤腳散文”是當代散文的一個重要現象。厲彥林紮根沂蒙故土,謳歌鄉情,堅持“赤腳散文”創作。他的散文很受學校師生歡迎,他的親情,他的感受,他的語言,普普通通又含着人生滋味和泥土芳香。

“赤腳”,即光着腳,與土地零距離接觸,往往喻義戀土和鄉情。“赤腳”在漢語裏是一個符號,自古以來為我們不厭其煩地引用,或褒或貶:“赤腳大仙”“赤腳醫生”,不一而足。詩人杜甫在《早秋苦熱堆案相仍》中曾留下“安得赤腳踏層冰”的詩句。近幾年,網絡文學“赤腳奔跑”、草根作者崛起。“赤腳散文”根植鄉土,關注民眾,質樸天然,去偽存真。

厲彥林在文學創作裏也引用“赤腳”,他是寫實的:“每次下地,必須先把鞋脱了。爺爺説,地是通人性的,不能用鞋踏的。如果踏了,地就喘不動氣了,莊稼也就不愛長了。”這樣的寫實,寫我跟着爺爺“赤腳走在田野上”,不只是辛苦勞作,還有田野嬉戲:“休息時,我爺爺撅着一把山羊鬍,吸着那根很長的旱煙袋,微閉着雙眼,好像喝了二兩二鍋頭酒,是那麼的愜意和陶醉。我有時悄悄走上前拽拽爺爺的鬍鬚,爺爺笑着打我一巴掌,竟是那麼親切。我高興極了,乾脆躺在地上,或者打上幾個滾,與土地親如一家,柔柔的,暖暖的……”赤腳與土地,祖孫兩代人,這是一幅社會主義鄉野的畫面,這是赤腳走在田野上老少兩代人至親的親情,土地是“命根子”。結尾處就那麼一句抒情:“我盼望赤腳走在田野上,尋找回親近土地的感覺。”言已盡,意未盡。好在前邊有一句理在其中情在其中的文字:“土地是富有靈性和感情的,也是很有性格和脾氣的。”於是,我們又感悟到田野土地的親情,感悟着“我爺爺”的“赤腳”的深意和深情。厲彥林用“赤腳”把一腔鄉情融於土地裏邊了。“赤腳散文”意味着腳踏實地,是紮根大地、滋養田野的藝術佳品。

如果“赤腳”的實質在於實和真,在於樸素的美感,在於來自故鄉的深情感受,它是獨特的,因而也是世界的,那麼,我們有理由期待“赤腳散文”走向文壇,走向世界。這是鄉情的表達,這是站在現代文明高處的藝術家的人生表白。“赤腳”的審美超越,讓平凡閃光,真情感人,善良正人,美好化人,“赤腳”再也不是一般的符號,而是審美創造,是想象性經驗和想象性活動所表現的恆久的、崇高的、夢鄉的優美情懷。

“赤腳”且生成審美的翅膀,任憑散文在文學的天空翱翔。作為沂蒙之子的厲彥林,他的散文作品始終腳踏沂蒙大地,傾注真心真情,飽含親情鄉情,堅守沂蒙精神的根與魂,繼承和堅持現實主義創作手法,追求樸素自然、親切感人的藝術效果。我們的讀者需要厲彥林創作的“赤腳散文”,沂蒙山文學作家羣理應在散文領域擁有新的奉獻。

厲彥林的散文別具一格,以短篇散文為主,但是這並不意味着他只能寫短篇散文。其實他的一文一題、專情簡約的短篇散文中已經滲透開放的情懷,眼觀四路耳聽八方,恰如他的一篇散文《出類拔萃的祕密》,寫竹子從南方來到北方,一時之間水土不服,竟然枯萎了,難道就這樣壽終正寢了?園丁卻説“竹子紮根三年不起身,憋着勁布根”,三年後就會有新竹鑽出地面,這是因為竹子雖然枝葉乾枯,但它的根卻在地底下悄悄生長,甚至盤根錯節;事實果如其然,過了五六個年頭,春雨霏霏之後,新的竹芽爭相出土,到夏秋季節已然鬱鬱葱葱長成一片竹林。

這篇散文寄寓了“赤腳散文”翱翔的願景,隱喻着厲彥林的散文會像竹根一樣生長,鋪散開來,變成長篇散文。其中有幾篇散文反響較大。篇幅擴張到近萬字,字裏行間仍然浸潤着對沂蒙故鄉土地和鄉親的一往情深。不妨説,在厲彥林的散文裏“土地”和“人民”這兩大主題自然而然地伸展開來,毫不生硬。短篇散文裏早已孕育的土地和人民的情結,終於找到了噴吐的機會,一發而不可收,洋洋灑灑,比起短篇散文豐富了,充分了,大有一吐為快的抒情效果。這樣的長篇散文,是沂蒙精神的鐵證。它有根,根在人民;它有本,本在土地。

這是“尋夢”時代的土地,一旦進入長篇文學散文,就超越了一家一户的小本土地,而步入現代化的廣袤原野。但是,再廣再大,到底還是沂蒙精神的體現。厲彥林的長篇散文沒有飄忽感,不作秀,不造作,描畫的是腳下的土地,歌吟的是沂蒙的親人,句句實在,筆筆有情。他的長篇散文決不故作高深,決不作呼風喚雨之態,抒情發自自身,説理有現代沂蒙人的胸懷,又有高屋建瓴的境界。

“赤腳散文”的精髓在沂蒙精神,厲彥林的文學創作的魂在沂蒙大地,凸顯了“沂蒙之子”崇尚真實和忠誠的沂蒙山性格。當年,沂蒙老百姓用小推車迎來新中國的旭日,現在沂蒙文學理所當然地用詩意和想象重鑄沂蒙精神;沂蒙精神鍛冶了文學精靈,文學又用自己的詩篇回報沂蒙精神。厲彥林赤腳走在沂蒙的田野上,“感覺自己就是一株根鬚緊抓大地的莊稼”。“大地”是他散文的根本。厲彥林是文學的,沂蒙精神聚焦在厲彥林的文學創作之中。

有一次在閒聊時,厲彥林談起沂蒙精神與其他革命老區精神內涵的共性和個性,共性在於都體現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核心之所以成為歷史和人民選擇的文化根源,個性在於沂蒙精神更生動體現了軍民、黨羣的魚水關係,“軍民水乳交融、生死與共鑄就的沂蒙精神”,其價值和意義不僅在戰爭年代老百姓“用小推車把革命推向勝利”,更能體現新時代中國共產黨紮根人民、以人民為中心的執政理念。這是沂蒙文學的現實意義,是與我黨的執政理念相契合的革命文化的精髓。他的“赤腳散文”的“小”與新時代的“大”格局雜糅在一起,情和理密不可分。他總是在文學的創作裏不停息地思考着、探索着,他是沂蒙精神的追逐者、受惠者。

文章鏈接://epaper.gmw.cn/gmrb/html/2020-09/03/nw.D110000gmrb_20200903_3-15.htm

編輯:向玉貞

熱點新聞